用色彩和光线寄寓美好的童年记忆 ——王春红油画作品《童伴》鉴赏

发布时间:2020-07-28   来源:未知    
字号:
碧云天,黄叶地,山映斜阳,树木环绕。这幅作品初见时,给人一种温暖宁静之感。细品时,画中亮丽强烈的色彩与时暗时明的光线相互交融,能给人一种时光交错的致幻感,不免勾起人们那珍藏心底的美好的童年时光,仿佛自己置身于画中,体验着这质朴而又纯粹的美好。记得叶赛宁在其诗作《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哭》中写有这么两句诗,“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我已经再不是青春少年”。看着画中的遍地金黄,让人不免要感慨时光。从前车马很慢,快乐在没有游戏机、快速网络的诱惑下来得极为简单。在闲暇的午后,我们可以约上几个要好的朋友,三两成群,或是玩闹于晒谷场,或是漫步于乡间垄上,或是游走于山间幽径,过得可谓是洒脱而又自由,欢快而又美好。
此幅作品《童伴》描绘的是三位人物在林间小路上偶然相遇的场景,画家在创作时采取的是S型构图法,以蜿蜒的小路延长整幅画作的纵深,并将焦点聚集在了小路尽头的人物身上,很好突出画作主体的同时又给人雅致协调之感。此外,三位人物所处的位置是画作的三分之一处,他们头顶旁逸斜出的枝叶又牵引着观赏者的视线顺势上移到多株大树的繁枝茂叶间,进而将目光从环绕三人的树木上移至掩映的群山,这样的构图给人以开阔之感,其画面不由引起观赏者的无限遐思。
此幅作品在布局上既有聚焦,也有散发,可谓颇有思量。其所聚焦之处,在于人物。我们可以想像两个外出玩耍的孩童沿着遍地金黄的小路蹦蹦跳跳向前迈进——他们或许是想去山中探险,就像他们在书上看到的少年探险故事那样,但在拐角处,其中一个小孩子遇到了他熟悉的大人,于是驻足问候,和她说着自己和同伴的想法以及一路遇到的事情,也同时打听着前方还有什么好玩和值得去的地方。而这位大人则在回答提问之外,还一再叮嘱让他们注意安全,尽早回家让父母放心。这场景温暖而又生动,让整幅作品活了起来。这幅作品的散发之处在于,以满目的树木与秋草的青翠与金黄,掩映着不远处的山峦,发散、扩展观画者的思维,让观画者不知不觉落入到自己有关童年的回忆里去,并由此反刍和品味年少时特有的单纯而明亮的幸福和快乐。
光线和色彩的完美运用是这幅作品的灵魂。此幅作品应选于植被为青翠色和金黄色渐次交替的夏末初秋,因此,在色彩上的运用上就有了更多的空间。画面中,树叶的色彩十分夺目,主要有金黄、暗绿、深红、浅绿等颜色,而金黄色的树叶又由近及远直至占据画面的正中位置,与蜿蜒的小路在视觉上达到了上下呼应,协同衬托作为画面核心和主体的人物的效果,并且更好地凸出了主体。此外,绿色的树叶与画面上端灰蓝天空的冷暖色调使得画面透出一些凉意,但大片的金黄色、深红色树叶所带来的暖色调却使得这幅秋景图倍增温暖之意。再来看整幅作品的光线,整幅作品总体上是明亮且富有层次感的。正如《道德经》所云:“天下大事,必作于细”,作者在光影的细节处理上十分得体,作者通过描绘斜阳穿过稀疏树木洒落在小路上的斑驳光影和明暗相接的郁郁葱葱的树木,使画作富有了极强的层次感和节奏感。
最后,从画面的整体来看,此图实景多而空景少,正如孟子所谓的“充实之谓美”,紧凑的树木和远处虚掩的山峦,使整个画面充实而饱满。还记得罗大佑的那首《童年》吗?每当这首歌的旋律萦绕耳旁时,总会不经意地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时光,因为在这首歌里寄寓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童年记忆,这幅画也是,画出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的童年时光。所以无论你是方及弱冠,或是已至而立,又或是已然寿达耄耋,当你驻足于此幅画作之前用心观赏,相信你立刻就能被带入画面所状写的那片儿时的净地,充分感受那天然、质朴而纯粹的年华。  
在当今世界这高速发展的时代里,也许我们很难在日常生活中再找回儿时的这种单纯而美好的感觉,但在某些时刻,我们总会遇到某些个能勾起我们一串串记忆的事物,比如这幅《童伴》,无疑就生动地复活了我们特定的记忆和情怀。
墨雅国际艺术中心地址:
北京市大兴区魏永路9-1号(天宫院兆丰桥东50米路北)
地铁乘坐4号线天宫院站C口出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