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溢彩山水外,丰兹华美天地间--人民艺术网-人民日报 人民艺术杂志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0-01-15   来源:未知    
字号:
张靖安,当代著名山水画家,擅长重彩山水画。中巴经济走廊理事会文化使者,中国书画院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荣宝斋特约画家。1956年生于北京,自幼习画,毕业于北京实验大学(北京教育学院)艺术系中国画专业,进修于中央美院、中国国家画院高级研修班。曾任教于北京经济管理干部学院、中国民航管理干部学院。现为北京正德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
张靖安出生于书画世家,爷爷曾是宫廷画师,从记事时起,家里都是画册、画稿,这留下了他生命中不可磨灭的绚烂记忆。他7岁时开始学画画,14岁时正式拜在著名画家周妙中门下,学习传统工笔山水画,临摹了大量作品。在中央美院进修期间,他主攻油画,掌握了西画中勾勒素描、光线明暗、空间透视等技法,这对他后来的绘画艺术帮助很大。在国家画院进修期间,经秦岭云、白雪石、韦江凡、邢少臣、卢禹舜等名师指导,他系统深入地研习了中国画传统笔墨技法,主攻青绿和泼彩,终悟到笔墨情趣之妙,境界始豁然开朗,画艺遂别开生面矣。 
像张大千先生讲的:“笔墨是融会贯通的,各种画都要学好,才能成为一个大家。”他将线描与素描、水墨与油彩、散点与焦点透视等中西方绘画技法有机地结合起来,其造型、色彩、肌理交织而成的视觉美感,形成了独特的“浓墨重彩山水画”风格,在京城画坛称得上独具一格、独树一帜也。 
近代以来,中国画的技法创新,主要是从西方绘画中汲取观念与灵感,但能成就多少,完全靠画家自己的天分和努力。“最初学画时,我临摹了许多家里收藏的郎世宁画帖,他把西方油画中那种光线明暗变化、焦点透视的立体层次感,带入到中国传统工笔山水画的笔墨运用当中,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也启发了我后来的艺术创作。”
张靖安意识到,要用中国画的笔墨技法来表现出油画中那种光亮、色彩的变化,是非常不容易的,但中国工笔画中的勾描皴染笔法,精密工致、敷色艳丽,其实比油画中的素描、速写都要造型优美、意蕴深远得多。经过多年的探索,在传统的线描和皴法基础上,他大胆融入了西方油画中的装饰色彩和透视光感,并充分吸收了工笔重彩画中线描精细、设色绚丽的构图特征,以墨块为骨骼,以色彩为血肉,在墨上施以朱砂、石绿等颜料,色彩效果极为明亮,整幅画面展现出透明润泽、交相辉映的立体层次感和气势磅礴、酣畅淋漓的审美意境感。
 
有评价家认为,张靖安的“浓墨重彩山水画”,一扫文人画澹雅疏逸的习气,流光溢彩、丰兹华美,体现出富丽堂皇的装饰效果,能给人留下强烈的视觉印象。欣赏张靖安的山水画,最妙的感觉是他用笔墨技法表现出了油画中的光亮变化和空间透视感,使得整个画面具有了一种灵动飞逸的气韵,金碧辉煌的色彩中亦显露出辽阔苍远的意境,既有西画写实的效果,又有中国画写意的情趣,装饰性和欣赏性兼备。其构图和材料都是中国画的,但油画意味十足。
在光亮感上,他多以强烈的色彩对比及变化,来达到表现形体阴暗的体积效果,以增强青绿和泼彩中层次丰富的皴染效果;在空间感上,他借鉴了西画中位置远近焦点透视法,构图上也多用“寻龙捉脉”之法,表现山势向纵深层层推远、推高,画面中下部为空灵云气和幽涧流瀑,苍松突起岩峦,在云穴中赫然夺目,与高远山峰遥相呼应,大自然寥廓雄奇之气顿时扑面而来。
张靖安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以“长城”为题材的山水画作品,构图雄浑,意境深沉,笔法精湛,色彩鲜明,整个画面立体效果明显,层次细腻,青绿点染的山峦间,长城连绵不绝,神采飞扬,犹如一条巨龙横空出世,具有“万山红遍,飞龙在天”的美好深远寓意,亦被众多收藏家所追捧。
张靖安的浓墨重彩山水画尤以巨幅长卷最有气势,装饰效果最好也最强,大雅之堂、大仪之厅挂画,当以色彩绚美、意蕴强健为上乘首选。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他均受邀创作了重彩山水画长卷,武警指挥学院大厅里悬挂着他创作的《钢铁长城》,是一幅11.2米×2.2米的宏篇巨制,这在同类题材中也是非常罕见的。
尤其是他捐赠给2008年北京奥运会两幅丈八巨制《库车大峡谷》和《万里长城图》,他用了四年时间来创作这两幅作品,自费外出写生,跑遍了名山大川,为的就是表达出山水画中的中国气魄和中国精神。在创作的最后冲刺时刻,偏偏又赶上母亲住院,他白天要到医院照顾母亲,晚上就熬夜赶创作,几个月坚持下来,人憔悴得几乎变了形,但绘画的精神充分彰显出来了。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捐赠仪式上,他这两幅作品获得了奥组委有关领导的高度评价,表达出了盛世中国的蓬勃气象。
在致辞中,他也动情地表示:作为一位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在中央国家机关工作了这么多年,一直不忘党的培养,一直也想回报社会,从奥运会申办那一天,我就有一个奥运梦,申办成功后,我就想为奥运会创作作品,北京奥运会不仅是北京的光荣,也是中国的光荣,作为一位艺术家能参与进来,也是圆了自己的一个奥运梦、艺术梦。
近年来,张靖安重彩山水画在绘画界也广受赞誉:《山中夜雨》荣获第七届全国长城杯书画展金奖;《晨曲》荣获“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全国书画展”特等金奖;《日出东方》参加“欧华中国梦——长城富虹景北欧书画展”并被瑞典东亚博物馆收藏。张靖安心里明白,在光线的明暗变化和空间的透视感上,自己虽然已探索出了一些新的艺术表现技法,但在中西方绘画艺术融合、写实和写意关系的处理上,需要探索得领域还太多、太深了,“中国笔墨和西方油画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艺术,要把两种特质不同的艺术结合起来,只能中体西用,汲取一些有益的西画技法来创作中国画,不能本末倒置,最后画出来都不像、或不是中国画了。还是要在写实上多下功夫,在写意上多花心思,自己融会贯通后,最终搞出一个风格来。”
自新文化运动以来,利用西方绘画技法来改造、提升、创新中国画,就一直是美术界主流之思想。画家需要抓准西画技法中的某一个要素,将其推到极致地融合转化到某一类型的中国画创作上来,这样做成功的希望就比较大。
像徐悲鸿抓住了素描,黄胄抓住了速写,林风眠抓住了印象主义的色彩,吴冠中抓住了抽象主义的点线,都开创出了中国画的新范式和新境界。张靖安将油画中的光泽感和空间感,转化为重彩山水画的笔墨气韵,也算得上是一次成功的艺术实验,若能持之以恒地探索下去,他或许终有大成也。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